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浙江新闻 >

“答应了老婆的事一定要做好” 衢州老伯照顾患

浙江在线4月2日讯 前天清晨5点半,64岁的吴水根带着继女秦霞仙坐上了去衢州城区的的公交车。

这样的独自陪伴与照顾,吴水根已经坚持了13年。

38岁的秦霞仙是衢州市柯城区华墅乡人。15年来,身患尿毒症她每周都要去衢州市人民医院做血透。

19年前,单身汉吴水根去秦家做了上门女婿。2003年,继女秦霞仙查出患有尿毒症。2005年,妻子朱樟英患淋巴癌去世。临终前,朱樟英抓着吴水根的手说:“老吴,求你帮我照顾好患病的霞仙。”吴水根含泪点头答应。

昨天,吴水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答应了老婆的事情,我一定要做好,能动得了,我就要照顾霞仙,欺骗了老婆,我会良心不安的。”

妻子临终前嘱托

要他照顾好生病的女儿

吴水根的父亲早逝,他从小由母亲独自抚养大。成年后,因为家贫,又要照顾重病的母亲,吴水根一直没娶上老婆,到40岁还单着。他说:“当时一直想有个家。村里人讲我是老光棍,我常常会偷偷地哭。”

邻村有个妇女叫朱樟英。1993年,朱樟英的丈夫病故。当年,吴水根经人介绍去朱樟英家做了上门女婿。吴水根为此兴奋不已:“我有了老婆,还白捡了一儿一女,感觉很开心。”当时,秦霞仙13岁,秦霞仙的弟弟11岁。

婚后,朱樟英为吴水根做饭洗衣,知足而快乐的吴水根屋里屋外的活都抢着干。后来秦霞仙坦言:“当时他倒插门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排斥,但是他那么能干活,为家里挑了好多担子,生活渐渐宽裕起来,我和弟弟都很喜欢他了。”

2003年,23岁的秦霞仙查出患有尿毒症,吴水根夫妇带着秦霞仙到处求医,但病情仍在持续恶化。

2005年,51岁的朱樟英罹患淋巴癌,半年后离世。临终前,朱樟英把一家人都叫到床前,她拉着吴水根的手说:“老吴,我儿子身体好应该能有口饭吃。霞仙得了这个病需要照顾。我走了,要麻烦你照顾她,我求你了!”吴水根满脸是泪,点头答应。

“我妈住院180天,他在床前守候了180天,当时我就相信他的情感是真诚的。”秦霞仙说,“事实上他做到了,13年来,他像亲生父亲一样对我。没有他的照顾,我可能走不到今天。虽然我现在还是习惯叫他叔叔,但是在心里,他已经是我的父亲了。”

13年风雨陪伴

继女不忍看他佝偻的腰

13年来,日子每天都大同小异,吴水根周二周四周六带着秦霞仙透析,平时在家种地干活照顾秦霞仙。

前天早晨5点,村里的雄鸡开始报晓,吴水根起床做早餐。一点饭,一盘莴苣,就是父女俩这个时节的日常早餐。吴水根之前喜欢吃腊肉,但因为秦霞仙患病不能吃,所以现在也戒了。

早饭后,秦霞仙骑着电瓶车带着吴水根去乡公交站,乡公交站离家有三公里,一路上,坐在后座的吴水根不断地提醒秦霞仙开慢点。

秦霞仙患上尿毒症后右眼失明,而且每次透析前精力体力都特别差,曾经好几次骑电瓶车摔倒在山路上。

将电瓶车停放在公交站点附近的超市门口后,父女俩坐上了开往衢州市城区的公交车。

上午8点半,秦霞仙开始做透析,吴水根一直在病榻前守护。中午12点半透析做完,父女俩原路返回。“家里事情太多,我们从来不去街上走走,市区最好的景点水亭门隔医院只有200米,我们一次也没去过。”吴水根说。

回到家里已是下午,吴水根做饭,秦霞仙打下手,简单吃过后,吴水根又去地里干活了。

“我是很心疼的他的,每次看到他佝偻着腰干活的样子我就不忍心,非常想哭。”秦霞仙说。

他想在有生之年

看到继女能做换肾手术

吴水根13年来独自照顾继女的故事方圆十里妇孺皆知,当地政府为他办理了低保,民政部门也为她申请了大病救助。

即便如此,除了医保,秦霞仙每年依旧需要自付3万多元的医疗费。在好心人的捐助和吴水根的辛勤劳作下,秦霞仙的透析费能勉强支撑。

找到肾源换肾才是根治秦霞仙尿毒症的唯一途径,但秦霞仙说,以他们家现有的经济状况,真的很难凑齐治疗费。

但吴水根却一直没有放弃,“我想在我有生之年看到霞仙能做换肾手术,这样我在地下就能给她妈一个交代了。”

64岁的吴水根牙齿已经全部掉光,吃饭只能靠吞咽。秦霞仙劝他去医院换假牙,吴水根拒绝了。“为了凑齐她的手术费,能省就省吧。”吴水根说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多赚点少花点。

当地农民作家郑庆霆也不断为他们写募捐书,请求好心人募捐。

“吴水根的妻子去世后,他本来可以离开这个家庭,过上相对安逸的生活,但他坚持照顾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继女。要问他这么付出的原因是什么,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答案,吴水根就是一个有责任的好男人。”郑庆霆说。